面對重度身障者的性,歐美性義工組織以及日本白手套團體,已長年發展出健全制度來正視身障者的性權。歐洲更有部分國家,提供身障者「性福利券」以利尋找性工作者紓解生理壓力。一般直立人很難想像性義工的重要性,失去手,或無法控制手,如何自慰?或是障礙者們就得接受「都障礙了怎麼還在想性愛的事」如此無理的評議?性權即是人權,每個人不分貴賤都有性的權利,當一個國家的人權被喊得震天價響,但卻無法面對身障者的性欲與性權時,成立「殘酷兒」致力同志與障礙者平權的障礙同志Vincent,在2012年創立的「手天使」,似乎提供了解答。

    Radioshow
    • 87 bpm
    • Key: Gm
    Full Link
    Short Link (Twitter)